来自 互联网 2019-04-02 03:10 的文章

阿里技术动作频频

  虽然呼着喊着重视技术,标榜着技术驱动,但实际上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大多依靠业务和商业模式创新,而非技术创新。比如美团、头条、抖音、滴滴、拼多多、支付宝、以及微信,无不是业务和商业模式创新成功的典型。

  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还要强调技术?企业向技术驱动转型的现实需要到底是什么?是主动思变还是迫于无奈?

  利益导向,化身科技互联网公司往往有更高估值,比传统公司有更多溢价,这可能是核心意义;

  国内公有云如今只有巨头才有机会。目前国内对数据和隐私的保护没有美国完备,所以企业发展云计算可能有安全方面的考虑,私有云应该只有等到企业达到一定的规模可有必要做,云计算规模化才能降成本。

  品牌形象,企业重视技术更容易获得社会认可,摆脱土味、拥抱科技对企业品牌形象有正面影响;

  专注业务开发,并不意味对技术的需求下降,也不表示研发团队会缩减,因为业务本身也是无边无际的,支持好业务也是极具挑战性的工作。

  马云虽不懂技术,却多次公开强调技术生死攸关的重要性。阿里技术动作频频,08年决定自研“飞天”系统,17年3月9日,启动代号为“NASA”的计划,17年10月11日,宣布成立达摩院,蚂蚁金服甚至声称不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,而是一家科技公司。

  急于求变背后的种种乱象,无不反射出互联网行业的集体技术焦虑。热闹之后,中国互联网企业真正向技术驱动转型成功的,寥寥无几,互联网呈现诡异的虚假式繁荣。

  焦虑,很多企业一不小心做大赚钱之后,老板觉得这生意技术含量忒低了,业务创新容易被模仿(比如拼多多之后拼夕夕,头条之后的趣头条,快手之后抖音)。没门槛,很焦虑,想转型,想技术驱动,想构建技术护城河,想拥有核心竞争力。

  让技术归技术,业务归业务。云计算厂商提供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案,业务厂商聚焦业务创新和逻辑开发。认为基础技术厉害,业务开发低端,这种观念是错误的,这甚至成为一种执念。盲目的全行业扎堆基础研发,既无必要,也无可能,并不一定能产生期望中的结果。

  电信运营商、芯片、操作系统、存储这些也只掌握在少数几个公司手里,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互联网的盛世繁荣。基础性、通用性、平台性的技术向大公司集中,小公司不会也不必再养基础团队。通过共享和复用,增效降本,这是云计算的本质,或许也是未来技术方案的正确解。

  苹果在失去乔布斯多年后,依然保持手机交互体验的领先优势,甚至丑爆的刘海屏亦被国内厂商无脑照抄;

  Google一直引领互联网行业标准、并在人工智能、自动驾驶等领域一骑绝尘,而国内的百度在自动驾驶脱离测试中,得分甚至低于pony.ai;

  比如12306在阿里技术接管之前,逢年过节就瘫痪;很多游戏独立开发者只能开发变现能力弱的单机游戏,用土到掉渣的方法向玩家收钱......而随着技术的发展、云计算的流行,云原生、faas、Serverless、Service Mesh、MicroService、K8S这些洋气概念的出现,大大降低了技术的门槛。

  数年前,分布式系统、大数据、海量服务这些技术还只掌握在集团军手里,乡勇民兵级创业团队没有这种能力。

  虽然产品和商业上备受诟病,但不可否认,百度依然怀揣技术梦想,从十年前的少帅计划,到All in AI,押注自动驾驶,百度孜孜不倦地从硅谷挖技术大咖,然后大咖们又源源不断地因为家庭原因流失。

  百度最早提出,也被认为最有可能技术驱动,但这些年折腾下来,市值不足阿腾零头,更是彻底沦为夫妻店,技术驱动的梦想依然遥不可及。

  京东成立云计算公司、滴滴重注AI、迅雷搞起区块链,阿里要研发芯片,甚至连煤老板也持币观望,希望捣鼓出智能挖煤。

  竞争手段,没门槛的行业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导致路越来越挤,需要用技术竞赛挤压竞品生存空间。

  微信甚少公开谈论技术重要性,这在一群“戏精”老板中显得很特别,但这并不意味着微信技术弱,在全民AI、区块链的疯狂浪潮中,微信按照自己的节奏行事,然而业务结果上,微信似乎并未受到实际影响,这也一定程度上支持了我上述论点。

  挖人?挖谁?去哪挖?挖来了怎么支持?不知道不明确,各种千奇八怪的事情不一而足。国内互联网某大公司,甚至闹出把GOOGLE的外包职员当大神挖来做首席架构师的怪事。

  无论草根还是大佬,却似乎永远指向正确,而夸大技术的作用,热热闹闹一拥而上,技术到底重不重要?有多重要?所以这种声音一直很微弱,实际是陷阱,都容易盲从。以为是风口,但对于中国互联网企业来说,人处于焦虑情绪下,在时代浪潮中,因而也尝尝被忽视。

  连以产品能力强著称的腾讯,也加入这场技术竞赛。挖来张瞳坐镇,组建AI实验室;17年11月,腾讯合作伙伴大会宣布,AI in All。

  近些年,中国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大在技术上的投入,发力云计算、人工智能和区块链。这种现象跟前段时间各大厂争相押宝共享单车差不多,害怕错过车的担心超过了上错车的担心。

  质疑技术重要性有反智嫌疑,已经成为异口同声的共识和口号。相信技术投资技术,结果全都成了韭菜。没有技术便没有未来,却并不表示不正确,

  首先,抛出我的观点:长期来看,技术无疑是重要的,但目前而言,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,主要得益于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单一市场这一独特优势,说的更直白一点“人口红利”,当然这并不是说跟技术毫无关系,因为国内市场是共享的,企业之间的竞争依然存在。

  亚马逊的云计算遥遥领先,多年前便已实现所有业务全面上云,而腾讯直到去年被资本市场吊打才决心押宝ToB;

  2017年会上,刘强东宣布京东要全面向技术转型,让技术驱动和支撑所有业务,京东有三样东西最重要,那就是:技术!技术!技术!——刘用重要事情说三遍句式,宣示了京东对向技术驱动转型的极度渴求。虽然京东商城做得不错,但是东哥深知:电商这门子生意,其实并没有什么技术门槛。

  如何评判技术的价值?也是摆在老板面前的难题,它远没有运营活动般容易度量。一旦价值没法正确衡量,就会出现各种奇葩的向上管理和短期行为,始乱终弃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标签:技术 中国互联网 互联网公司 百度 阿里 硅谷 京东 商业模式 创新 品牌形象 腾讯 抖音 京东商城 马云 电商 东哥 刘强东 刘用 美团 溢价

  目前为止,互联网行业还没有出现一家真正依靠技术驱动的公司,依然只是跟在国外领头羊后面,有样学样,亦步亦趋。

  硅谷是科技互联网的圣地,所以国内互联网公司纷纷把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大湾区,从影响力大的硅谷华人下手,给钱给待遇给职位,不愿回来也没关系,直接在湾区设Office。

  说好一起改变世界,到最后,阿里悄悄搞起了AI养猪,腾讯借鉴出了AI养鹅,一群智商炸裂的博士,还不是得摸着三石哥的石头过河。

  但挖来的空降兵跟创始团队大多有冲突,空降高管很难摆平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,水土不服是空降职业经理人面临的普遍问题,要打开局面就更难。因为创业阶段没有一起扛过枪,空降高管很难解决合法性问题,权力完全来自于上级的信任,而人之间的信任是脆弱的,需要彼此的正向反馈,否则一旦失去新鲜感,便处境尴尬,最后只能以形形色色的托词,抱憾离场。

  中国企业一窝蜂押注AI、进军云计算说到底是焦虑的表现。事实上,并不是所有互联网公司都有足够的实力投资新技术,有些公司往往不顾企业实际情况,一看就知道完全没有机会,还是一股脑扎进去,这跟家长害怕孩子输在起跑线,报一堆培训班相类似。